首页 分类 奇幻玄幻 妖古吟

第一百二十一章 白灵

妖古吟 肥兔籽 7341 2020-09-15 17:58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你和你师父坏了我的事,又坏了血岁坏了姽姬的事,现在…还盯上了妖月,怎么,想一一破坏,瓦解六宗每一宗?”

鬼后的声音依旧在塔里缓缓响起,她的语气逐渐阴冷,面色也不由得阴沉下来,她微狠的盯着祁凌,想听听祁凌接下来的话。

“他可没有破坏,他可是我的私人厨子。”

“私人厨子?…呵,又一起用什么花言巧语骗过妖月的,想带着她一起叛变么?”

祁凌一语未言,倒是妖月,她帮着祁凌说话,口气带着坚定的否认。

而鬼后听闻妖月的话,目色来得更阴,红唇一道冷哼,字句泄露寒芒间,莲步也缓缓朝祁凌靠近。

身形随着步伐而颤动,丰胸火辣,娇臀圆润,妩媚与凌厉的气质相互交错,令人望而生畏又渴望靠近。

“你的师父,应该告诉你体内的事情了吧?”

鬼后止步在祁凌身前,轻仰着香颔,对上祁凌毫无波澜的目光,娇媚道,而祁凌却不语,只是对视。

“回答我。”

“…知道了。”

“那…让回离出来,我要和他谈谈。”

“…我不会唤醒他,他的出现,是偶然间的。”

看着祁凌无动于衷的模样,鬼后没有忍耐,字句低冷,暗放锋芒,逼得祁凌终究开口,只是祁凌回答并不是鬼后期待的回答。

答得平淡,答不到关键点,毫无破绽。

“我很好奇,你既然知道了你是回离的寄体为什么还没有断生的念头?”

“为什么要有,师父说过,有分离的方法,况且我是我,回离是回离,我们并不等于一体。”

“呵,话说得倒是铿锵有力,只怕…”

鬼后纤手揽在胸前,轻挑着眉目,面上疑惑不少,直到听到祁凌坚定的回答,她才松了质疑,轻笑一声,话中有讽,并未说完,身形却近了祁凌,来的诡异。

“…你…招架不住呢。”

鬼后逼近祁凌,使得祁凌为难而退,两者靠近后方墙体,鬼后才有顿步之意,才把口中未说完的话说完。

语气魅中泛喘,气息轻碰祁凌脸庞,有种很奇异的香气触碰,魅惑十分。

“哼哼~你…身上的味道,很诱人呢~”

鬼后蛇眸楚楚的望着祁凌惊慌的眼睛,不禁勾起一道调戏的笑声。

手势如绸,光滑的拂过祁凌俊逸的面庞,轻轻靠近祁凌的脖子,故意让自己的气息扑打,触碰着脖间。

使得祁凌敏感一个冷颤,就被鬼后娇媚的声音侵占耳边,全身酥麻。

这是祁凌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女人,也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感受着被诱惑的威胁。

祁凌心有抗拒,但是生理反应是祁凌按耐不住的。

心跳的急促,故意的急促,这些都是条件反射,祁凌想撇开,但是鬼后的威压,生生将自己控制住了,只能由鬼后摆布。

身后的妖月食入口的东西,顿然也被鬼后这突来的动作变为僵止,完全搞不明白,全脸懵神。

“嗯哼哼~你很害羞的样子呢。”

鬼后感受到了祁凌急促的呼吸声,她轻瞟了眼祁凌努力保持冷静的面色,再度发出一道魅笑,手势就往祁凌耳垂过去,轻轻揉捏。

“…废物,该死的回离,竟然耍我!”

场景僵持了数十秒,在鬼后大退一步,怒色一斥后而终结。

她气愤的退到后边,双手插在胸前,有羞有怒的目光正盯着此时在回神中的祁凌。

她抱怨回离,她本以为靠这魅惑的方法可以将回离诱导出来的,可惜,并没什么作用,还用这种羞耻的方法在祁凌身上。

鬼后羞涩又愤怒。

“…总之,你别轻易的把纳魂鼎交出去,这个祁凌,心思与潜力,可比那些前世都聪明,要是你上了当,我们百年大业,即刻烟灭。”

妖月愣愣的瞅着祁凌又瞅过鬼后,鬼后见况立即靠近妖月,小声的嘱咐一声,便匆匆离开了,她不想再在这里丢人了。

“…你还好吗祁凌?”

“…我…没事,就是事发突然,我有点…缓不过来。”

“…你真的…有别的目的吗?”

妖月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到鬼后的身影消失在了塔顶内,她便上前去关心仍在回神的祁凌去了。

她在祁凌眼前用手晃晃了半天,祁凌才真正的从刚才之中回神过来。

妖月嘟囔了一下小嘴,认真的看着祁凌还有些微微发慌的眸子,坚定问道,突然就成熟了许多,稚嫩退避。

祁凌看着妖月很认真的脸色,没有回答,她发现妖月的单纯,好像被鬼后带偏离了。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祁凌就是为了纳魂鼎而接近妖月的,这是他能真正做回自己的方法之一,她不愿欺骗妖月的心灵,但事与愿违。

祁凌想欺骗一次,也只想欺骗这一次。

“我没有目的,我是真心的希望能帮你度过饥荒,我希望你能留下我,关于鬼后的话,我…”

祁凌缓缓开口,说得坚定,但内心却很不是滋味,中途还被妖月打断了。

“我知道你真心希望能帮助我度过饥荒,但是你同时也是真心希望从我这里得到纳魂鼎,别隐瞒了,我都知道了。”

妖月认真的看着祁凌说着,她完全明白祁凌的想法,没有愤怒也没有抱怨,还吃了口纳魂鼎里的小吃,悠哉无事。

“其实我也很希望你能做回自己,因为真正的你,是…我乐意看到的你,你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对吧…放心吧我会借给你的。”

“…为什么?”

妖月的目光渐渐偏离祁凌的目光,乱看着周围的一切,连话语变的紧张起来,祁凌更为关心妖月所言的话。

寓意何在,他发出疑惑,愧疚涌上心头。

自己明明欺骗了她,为什么妖月还答应了,真的只是因为单纯吗?

“没有为什么,就…就觉得做回真正的自己,才没有遗憾,前提是,我只会在你寻找完所有分离的东西才能借给你,现在不行,我要当饭碗的,哼~”

妖月听着祁凌的疑惑,乱晃的目光缓缓回归,与祁凌对视着,接着一个激灵吓得妖月结巴,吃着鼎中的东西,不屑为祁凌答疑,性情颇怪。

“…谢谢你了妖月。”

“谢什么谢谢…你不是要修炼吗,快去吧,我要吃东西,别打扰我的兴致。”

祁凌瞧着妖月稚嫩的小脸上,泛着俏皮的神情,缓缓一笑,眼中晶莹来得突然,谢意也说得颤颤,但是感情都蕴藏在了话里。

祁凌话里的感情,妖月这年龄段读得也不是很懂,不懂说着啥才能记得上,一句话说得利落,旋即扭头就走,不再理会祁凌就。

祁凌见况,笑意更深,也去厨房整理好食物,安排给妖月便进自己屋内修炼去了。

在这里久居,妖月自然要分配一件屋子给祁凌歇息,屋子不大,一桌一床,但不同的地方就在于,这可是妖月亲手布置的,厉害吧?

初来乍到就能被六宗看高,文武又双都没这待遇。

但是其中的含义是什么,祁凌何尝不知呢,为了不让妖月深陷,祁凌都在有意的规避妖月的殷勤,比如说亲手喂饭给妖月,故意近距离接触。

终究人妖殊途,祁凌是不会成全的,也不会移情或多恋,他的心里,可是只有叶小溪一人的!

咻咻~

祁凌回房,便开始进去修炼的状态,盘坐在床,引导灵气聚集而冲击向第九层灵气。

这些日子里,楚师虽然不在,但是祁凌也并没有偷懒,都在修炼着。

他小心翼翼的修炼为的就是避免一次性突破两层,而直接达到白灵,避免楚师的交代发生意外。

“嘻嘻~”

门口突然传来一声细细的笑声,因为还没就寝,祁凌就没掩上门,刚修炼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妖月就把食物吃完了,她悄悄的来偷窥祁凌的动向。

“…都修炼这么久了,怎么还在这个阶段,看来初瑶教得不行呀。”

妖月看着此时正在闭目,集中精力修炼的祁凌,沉浸了一下在祁凌貌相后,开始感受了一下祁凌体内的波动,不禁摇头道惨,话落,便向祁凌走去。

“让我来帮帮你吧嘻嘻。”

妖月观察了一下祁凌周身,轻轻的笑得开心,手上开始催动起细细的灵气,注入祁凌体内。

如果自己帮助了起来突破了,祁凌醒来,一定会感谢自己的,到时候好感度更上一层楼,关系也就更近了一步。

妖月想得甜蜜蜜的,手上的动作也做得细致,毫不马虎,帮助自己喜欢的人,一定要认真。

“嗯?”

体内突然浓郁起来的灵气波动,引来祁凌平淡的眉色转变疑惑和紧张。

他知道,是妖月在帮助他,他谢谢妖月的好意,但是这并不是祁凌所想所要的,他现在只能通过头部来提示,阻止妖月的行为。

因为聚集灵气中,所是贸然断开,后果可就不是渡劫失败的下场了,很有可能波及生命。

祁凌缓缓的摇着头,示意妖月行为,持续了数秒,毫无作用,妖月仍在继续,还兴高采烈的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等你变回了自己,我就按照你们人类习俗,拜堂,成亲嘿嘿。”

“我都垂涎你了,会不会也有人盯上你呀,不行不行,你一定要留一个妾位置给我,一定要留给我。”

“不行,我要有志向,励志做妻,没错!我一定要做正的,我这么厉害,哼!”

妖月想着前景,祁凌是顾不上的,他现在正在集中精力,努力抑制灵气聚集,因为妖月的辅助,直接加了起来一段多的灵气,眼看就要白灵了,祁凌慌张,满面是汗。

嗡——

终究,祁凌还是没能抑制住灵气的冲击。

待一道生机的灵气波动震动灵海,白灵的实力就如期而至。

灵海面积扩大,灵气更充裕,精神力加强,更能感受周围波动,原来这就是新的境界实力。

“呀,终于突破了,你怎么样呀祁凌小哥哥。”

妖月也同时感受到了这道波动,她一个惊喜就凑上前,用调侃的语气问候着祁凌,等待祁凌睁眼后的表现。

“…我……没事。”

“快快快,谢谢我,是我把你突破难关的。”

“谢谢…可是,我有个疑惑,我师父说,不能让我自行突破到白灵,口气说得严肃,我以为会有什么大事,现在看来…好像也并没有,你…知道吗妖月?”

祁凌没有理会妖月,自行感受得了很久,感觉无异后才缓缓开口,反倒引来了妖月兴奋的要求,她很希望祁凌夸奖她,但是祁凌只是真诚的感谢并没有后续,还发出了疑惑。

“!!完了!!我不记得这回事了?!”

“怎么了?”

“我错了…不应该帮你突破到白灵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怎么了妖月,快说呀。”

妖月听到祁凌的话后,脑海一个惊诧,慌忙想起了一切,她一直道歉,却不说理由,祁凌越挺越紧张,催促妖月说明白。

“…是…是回离,他…他会出来…很痛…很痛…”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