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游戏竞技 网王之赖上狸猫的王子

第二百章:陷害与退赛

  

  “你好厉害哦,真不愧是我的偶像!”

“你也很不错!”

余久,休息室门外传来了小悠连连膜拜的声音,紧接着只见早已满头薄汗一脸绯红的绘狸打开了大门,缓缓走进了休息室内,而身旁则是跟着与她别无不同的小悠,两人肩并肩有说有笑的走到了各自摆放物品的地带。

绘狸站在了自己写有名字的背包前,只见本来摆放端正的包包有些歪倒,而放在包中的水瓶位置有些不太对,她有些疑惑,但很快就耸起肩不去理会,抬手掏出了放在包内的水瓶,便开盖仰头喝了下去,毕竟她刚刚做完练习赛,确实是要补充一下水分,准备等下的半决赛了!

但当她吞入口中时却感觉自己喝的水与之前有些不同,甚至还带着一些甘甜,她下意识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仔细的开始端摩,瓶子在她手中转了又转,摆了又摆但依旧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同。

“可能是我的错觉吧...”绘狸抿了抿嘴,细想道出了这么一番话,可能是因为刚刚打练习赛太累了,非常口干舌燥从而现在喝这个水才觉得格外的甘甜可口吧....

她没多想,又倒头喝了几口,可殊不知在她身后默默观察到着一幕的纪香默默地扬起了自己那一分讪笑。

“上杉绘狸,等一下你可要好好接招哦!”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却没有等来广播中宣判比赛开始的号令,绘狸觉得有些奇怪,按理说比赛的时间已经到了才对,怎么现在还没有通知上场,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就觉得自己的身体突然有些莫名的燥热,抑制不住的红晕慢慢的爬上了自己的脸颊,她也说不上是为什么。

可就在此时大门却被一个脖子上带有“检查员”身份标志的男子推开,随后他的身后跟着许许多多拿着资料报告,相关仪器亦或者手中拿着许多摄像机的人员,记者,医生入内。

这让绘狸看的一愣一愣的,内心不由觉得奇怪,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可下一秒,检查员的高呵声从她耳旁传来,让她不免感到一惊。

“我接到举报,有人在此服用疑似兴奋剂的药品,请各位配合一下,我们需要检查!”

是谁这么大胆服食禁药?

绘狸皱起了眉,抬起了头视线也在周围一脸惊慌的少女们面前来回晃荡着,可当她看到自己身前一脸镇定自若的板上纪香时却有些纳闷,她为什么一点惊讶的情绪都没有?反而如此坦荡?

“你好,我要检查一下你的水瓶。”身旁带有白色医用手套,蓝色口罩的医生突然唤醒了视线正在不远处飘荡的绘狸,绘狸回过神慢慢的点了点头,将自己手中的水瓶交递给了自己一旁的医护人员,可几分钟后,却见医护人员本神色悠然的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连忙摆手叫唤起了其他人。

那瓶水在几个检查员手中来回交替着,而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不可置信,下一秒像是终于确定了什么般,几人纷纷转过头一脸严肃的盯向了绘狸。

为首的检查员清冷的话语开口诉说了起来,“经过我们的检验,上杉绘狸小姐,你的水瓶当中含有兴奋剂的成分,应当立即取消比赛资格!”

“什么?!”绘狸一僵,满脸的不可置信,她怎么可能会服用兴奋剂?这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矿泉水啊!

“那个检查员先生,您是不是搞错了?!”绘狸从他的手中抽回了被他们所拿走的水瓶,颤颤巍巍的指着它呐喊着。

“你是在质疑我们的判断吗?”只闻,当检查员听到少女的这一番话语之后,表情立刻垮了下来,不悦的情绪占满了整张脸,音量也抬高了不少。

就这么一瞬间,被这个举动所吸引的其它队员,以及在场的其余人都站在了绘狸的一旁,有的拿着手机,有的拿着登记报告,每个人嘴里都说着同样的话语。

“看不出来啊…竟然吃兴奋剂。”

“这肯定是一件头条新闻。”

“快快快拍下来。”

“……”

而被她们所包围拍照的少女,此时正站在人群中间,颤抖的右手正拿着那瓶被鉴定为携带“兴奋剂”的饮用水,她不敢相信,这一瓶从头到尾没有离开过自己手中的水瓶竟然携带着这种违规用品。

“不…我没有…”少女惊慌失措的摇着头,脸上充斥着惊恐,

“你们相信我!”一双担惊受怕的眸子盯向了自己对面正抱着双手环在自己胸前一脸戏谑的紫发少女,以及跟在她身旁脸上带着有些错愕的黄发少女,那个刚刚被她认为是好朋友的少女田野悠。

忽然像是想到了些什么,绘狸瞳孔猛然一缩,难道.....

“我也想相信你,可惜事实就摆在眼前…”板上纪香轻笑了声,一手把玩着自己的发丝,走向了她的面前,修长的右手随之抬起,狠狠地捏住了她的下巴。

“你啊…就退出比赛吧!”清冷带着挑衅的话语从板上纪香的嘴中吐出,眼中带有的不削深深映入了她的眼帘。

“你...是你?你在我去跟小悠打练习赛的时候到底干了些什么!?”察觉到了这一切的种种不对,想到了自己的背包被人有触碰过的景象以及刚刚板上纪香那十分镇定的神情,她就开始觉得自己被人陷害了,而陷害她的人正是现在正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女,板上纪香!

“呵,你现在才发现吗?真是无知!”板上纪香在绘狸的耳旁勾唇一笑,悠悠道出了这句话语来,

“哦,我忘记告诉你了,如果不是田野悠跟你接近帮我你引开,我还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在你水中动手脚呢,还真是要谢谢她,你说是吧?上杉绘狸。”

她的话一落,绘狸惊讶的望向了自己面前那神情带着十分无辜可怜的小悠望去,她实在没想到原来小悠一开始接近她就是为了让板上纪香更好地下手,原来一开始目标就是让她退赛!

“小悠...你...你原来是在骗我...”想到这绘狸内心有些苦涩,唇上失去了该有的气色显得十分苍白青茫,朋友原来就是这样...

“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我不知道会这样...”田野悠惊慌失措的在一边摇起了头,口中连连低吟着,仿佛再说着她也没有想到这件事会变成现在这样,这是她没有料到的结果!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