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奇幻玄幻 我的细胞监狱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猜疑

我的细胞监狱 穿黄衣的阿肥 4533 2020-11-20 07:48

  

  由于一直没能在锁链上见着任何一位负责维护的工人,韩东私下传音询问情况。

「陈小姐,最底层的【锁工】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也不清楚……或许去一趟下面就能知道了。

我也只知道,没有通过入城测试或者一些犯下重罪的僵者会被贬为锁工,由龙船直接送往下面,具体做什么不得而知。」

这样的回答让韩东猛然一愣。

锁工算是一种连生活资格都没有的,最低等僵者……身居高位的龙景方士居然不知道这种最底层的劳工是做什么的。

无论放在什么样的社会体系,都说不通。

「嗯,希望在下面能找到答案吧。」

垂直下行了足足一小时才总算看到地面区域。

“那是……兵营?”

以锁链落下的位置为中心,向外辐射一千米。

建设着一处堪比尸国某分区大小的兵营-运用最高技术创造的全金属兵营,如若一座巨大堡垒,固若金汤。

另外还需注意的是。

除尸国对应的主心锁链外,周围浮岛对应的锁链也连接到兵营附近的区域,相距最多不超过五百米。

兵营内部也设有一处高约百米的空港,专门接待运载「锁工」的龙船。

全员抵达兵营时。

由军校向这里的负责人说明情况,陈欣莹这位特殊来客不再受到任何的拘束,可自由活动甚至可随意离开兵营,前往妖域。

很古怪的是。

即便置身兵营,韩东依旧没有发现任何一位疑似锁工的僵者。

似乎在龙船将他们载向兵营后,便通过特殊通道直接送往某区域进行工作,根本不会出现在兵营。

同时,根据韩东的观察,【兵营】的‘特征’也尽收眼底。

活动于兵营区域的,并非全都是服从兵部管理,需要对某处妖物进行镇压的士兵。

还有不少隶属于兵部的‘自由人’……确切的说应该是一群‘商人’。

通过兵营里的商业圈就能明显看出,这类借由兵部身份来到下面的‘商人’,实力很不错。

商人大致分为两类。

1.「捕猎人」:这一群体擅长于束缚,通常会采用活捉的方式,带回一些妖物幼崽、或者是易于驯服的坐骑、甚至是可在奴隶市场卖上高价的类人形妖兽。

2.「寻宝人」:这一群体往往实力强大,至少都有一名黑僵坐镇。

主要负责击杀珍稀妖物,将其全身拆卸下来分开售卖,例如皮毛、牙齿、眼球等等,或者前往比较危险的妖兽巢穴寻觅其中的宝物。

由于兵部掌管着这里的一切,任何出产的‘商品’兵部也自然会分一杯羹,导致尸国境内与妖物有关的物品都相对贵重。

……

陈欣莹很快便与之前谈到的熟人汇面。

这位‘熟人’在兵营里也担任着一定职位,负责着军饷管理与补给,属于后备工作者……比较悠闲的同时也经常能打听到一些前线情报。

简单交流后。

对方直接给出一份较为粗略的地图,标注出了事发地点。

情报来源于一支寻宝队伍。

这支队伍原本确定了一处隐秘的妖窟,准备前去寻觅其中的财宝时……却发现巢穴间的妖物基本死绝,而且无一例外均为冻死。

妖窟距离兵营大约一百三十里的路程,位于西面脊山的沟壑处。

“陈小姐,需要帮手吗?

我这里可以给你安排上一支实力不错的寻宝小队。反正你的目的是缉拿【‘冻死骨’骆高承】,他们只需要得到妖窟里的秘宝。”

“不必了,这件事我想自行解决,帮我们准备一辆载具就好。”

“行吧。”

不一会儿。

一辆蒸汽动力驱动的棺车便由兵营驶出。

所谓的棺车,则是一种车厢为棺材模样的蒸汽动力车,弥散在车内的阴气能让僵者在乘坐期间保持着最佳状态。

睡在棺车里的韩东一脸疑惑,轻声说着:

“所谓的妖域也没有想象中的凶险。

锁链正对的全金属兵营固若金汤,守备于兵营外围的兵卒们也没有任何紧张的表情,反倒十分有限。

足以说明兵营基本不会遭受妖怪的袭击。

更别说,兵部还通过特权来垄断‘妖兽商品’,准许大量小队外出捕猎寻宝。

这与我听说的‘尸国事迹’可完全不符。

我记得张奚良你是这样说的,‘因来自于妖物的威胁,人类被迫执行《尸变令》以及《尸国变法》,让城邦以及周围岛屿漂浮于空中,规避妖物威胁’”

同样躺在棺车里的张奚良立即回应:“韩先生,这是我从小听来……而且,但凡是尸国内的居民都知道。”

同行的陈欣莹也点了点头,肯定这样的说法。

“从小听来,大家都知道?

那你们从小是从哪里听来的?长辈……还是说这样的概念,从一开始就刻在脑袋里?”

韩东这句话一下问懵了两人。

张奚良试着回忆时,总感觉脑袋里的世界观似乎就一直存在,随着意识一同诞生。

“或许在你们发生尸变时,相关概念便植入到了你们的脑袋里……当然,只是我的猜测而已,别放在心上。

还是专注于重犯的追捕工作吧。”

由于棺车的特殊性,一路上畅通无阻。

抵达地图标注的沟壑处,附近连一只所谓的【妖】也不存在。

妖窟入口由岩石堆满、密不透风。

一摞白色符纸由陈欣莹的手中扔出,符纸贴在岩石表面时,这些沉重而巨大的岩石立即变得比塑料还要轻,以普通人的力量都能轻松挪开。

随着堵住洞口的岩石被移开,刺骨的寒风立即从内部溢出,甚至身上都结出了些许冰晶。

这样也就间接提高了‘冻死骨’骆高承躲在内部的可能性。

感受到这股寒意时,一种莫名的仇视表情浮现在陈欣莹的脸上,只能通过卷烟来压制情绪。

韩东也注意到这样的表情变化,但始终没有询问陈欣莹的‘仇视原因’。

“这么厉害!?”

踏进妖窟的一时间,就连韩东都愣住了。

洞窟内部简直就是一处冰窖,岩层表面均贴着一层厚度不一的冰晶,曾居住在这里的妖物也遭到绝对冰封,化为洞窟的一部分。

“这家伙果然又变强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