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奇幻玄幻 我的细胞监狱

第一千九十三章 深层模仿

我的细胞监狱 穿黄衣的阿肥 5163 2020-09-15 07:37

  

  自从原质游戏结束,已经很久没有启用过「黑森林外壳」。

既然你能这么娴熟地驾驭虚空力量,我今天就好好陪你玩玩吧……嗯?你在做什么?”

莎莉踏行于树枝间,准备用鞭子教训一下韩东时,因窥探到异常景象,在相隔百米远的树枝上猛然停下。

只因韩东正在进行着一种匪夷所思的变化。

……

啪!

啪!

两道物体落地的声音传回,韩东的左、右手臂同时掉落在地。

『警告!警告!

重要身体部件-「圣血尸臂」已拆除!

重要身体部件-「不死者手臂」已拆除!

个体处于弱势状态,请在短时间内召回并重装身体部件。』

不但收到无面者头颅的警告提示,连韩东自己都能亲切感受到虚弱感。

两条手臂代表着韩东由始至今的发展路线,现在却被完全割去……战斗力至少下降80%。

同时分离出去的,还有伯爵的意识。

双臂刚一落地,右手随即长出网状血丝与左手所化的黑沙相互交融在一起……在伯爵意识的控制下结合成一只独立个体。

完全割裂两条手臂的情况从未有过。

这也导致这次构建出来的【血犬】截然不同。

同时,这也是伯爵在体外形成独立个体的一次突破性尝试,需在血裔躯体间融入曾经杀死自己的死亡力量……两者很有可能会出现排斥而无法相容的情况。

「血誓者的主人.罗格霍瑞恩的冥血之颅(破损)」

这件装备几乎已化作伯爵的专属品。

将在融合过程中,起到极端重要的作用。

借着来自于另一个世界里的恶神之血-【冥血】,伯爵的血裔本质也在发生转变……形成了一种腐朽、破败的鲜血生命。

在冥血体系间,死亡与血液并不冲突,两者可同时存在,甚至还能达到全新的高度。

嘀嗒嘀嗒……

腐朽的血液滴落在地。

一只形态样貌与以前截然不同,散发着返祖气息的【血犬】出现在韩东身旁。

整体不再像以前那样‘肉质饱满’而是偏‘瘦长’而‘枯槁’、

阴森、扭曲而细长的獠牙,刺穿着上下嘴唇,错乱分布于面部外侧、

鲜红遍体却又在某些部位露出森森白骨,甚至能从完全开洞的下腹位置,透过肋骨缝隙,窥探其体内的构造、

遍布着血管的背脊骨裸露在外,整体逸散着厚重的死亡气息、

「嗯?死亡与鲜血的契合度居然能这么高,伯爵这家伙还真有两把刷子。」

就连韩东也给出极高的评价。

伯爵的天赋还是很不错的,而且在性格上,伯爵也属于一种喜欢追求新鲜事物的异魔,不甘于其血裔的身份。

因此在融入其它能力时也表现出很高的积极性与适应性。

“这感觉真不错……或许真能击败第四原质。”

属性的融合让伯爵自信心大涨。

感受着全新的姿态、感受着全新的能力体系,犬齿裂开,伯爵露出少有的真切笑容……这便是他心甘情愿跟着韩东的原因。

意识留存于韩东体内的伯爵,窥见了太多他生前无法接触到的能力。

虽无法也不可能夺舍韩东的肉体……但只要能借用韩东身体来爽一爽,能借着韩东的肉体看到更加广阔的世界,达到他自己基本不可能达到的高度,伯爵就很满足了。

獠牙尖嘴张开,内部吐露出死亡的气息。

伯爵的声音随之传出:

“喂!你该不会就向着让自己作为‘木桩’,吸引对方的注意,让我来找机会攻击吧……就算我能表现出这种姿态,但想要击败第四原质还是很困难的。”

“不用担心,如果全部依靠你,我们也没得打……你和莎莉的差距还是太大。

别慌,等我一下。”

韩东早已将双眼闭上。

意识体站在天赋树下端,已经接连啃食了好几颗笑脸红果,刻意让自己的生机处于满溢状态,以承载接下来的身体变化。

“黑涡躯干必然能承载肉身变化,只希望我的意识能撑住……可别在这一过程中疼晕过去。”

自韩东重生而得到头颅开始,便获得了「便携式监狱」与「模仿」两种能力。

实质上。

这两项能力自一开始就存在关联性。

曾经,在进行一些命运事件时,也出现过两者联合的用法.

例如从手臂间射出来自于托古的铁链、借用陈丽小姐的菜刀、亦或是从背部长出来自于妮可的章鱼触须。

但这些都属于浅层应用。

而接下来韩东所要做的是进阶应用-「深层模仿」。

监狱牢房间。

一根根灰斑触须由墙面里长出,分别接入托古的后脑勺、背脊、四肢与心脏。

『深层模仿-托古.冈萨雷斯(大恶魔),需占用负重值【400】』

-正常尝试同步-

警告:若同步率低于60%会出现排异的情况,模仿会因个体损伤而解除。

……

躯干表面的黑涡正在已一种比以前都快的速度旋转着,适应肉身的全面更改。

唰!

岩浆滴落……

两侧肩膀缺口处,各自钻出一条烧红的铁链。

铁链表面密集分布着一根根铁钉结构的尖刺,而且铁钉的端头正在快速增殖着一种暗金色泽的【恶魔肉质】。

不但如此,韩东身体的其他部位也有铁钉长出,带来的痛苦连伯爵也承受不了。

这样的深层模仿还需要一定的时间,由肉质增生的速度来看,至少需要一分钟左右。

「这过程还真疼!

不过,下次再进行模仿时,时间就能缩短了。

相信莎莉小姐会给我足够的变化时间……这个过程很有必要,既是我适应托古肉体的需要,也需要清晰展现给现场其他人看。」

想到这里的韩东,想睁眼看看莎莉的情况。

谁知,原本在百米开外的莎莉已经不见了……

嗅到危险气息的伯爵已守在韩东身旁,准备应对各方向的突袭。

哪知道。

一只厚重的羊蹄以急速下坠,一阵很惨的犬吠声随之传出……嗷呜~

伯爵还没来得及适应全新的身体,就被羊蹄一脚踩踏在背部,甚至直接将刚刚形成的外露脊柱给踩断。

血犬如同子弹般下坠,接连撞断十多根树枝,跌入最底层的水塘。

一脚踹飞伯爵后。

莎莉根本没有要等待意思,毕竟她额头被韩东敲击的位置还有些刺痛呢。

想到这里就来气,直接一鞭子抽在正在发生变化的韩东身上……诅咒注入。

一鞭子还不足以解气。

连续挥舞诅咒长鞭,如同狂风骤雨般落在‘正在发生变化’的韩东肉体上……这一幕,很熟。

抛开诅咒不谈。

或许与托古发生同步的原因,这样的鞭打异常舒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