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奇幻玄幻 寒门祸害

第1827章 陈王妃

寒门祸害 余人 3706 2020-11-17 22:20

  

  林府,女式会客室中。

林晧然从外面进来的时候,先是跟吴秋雨交流了一下眼色,旋即对着珠帘后面的陈王妃施礼道:“臣户部尚书林晧然拜见裕王妃!”

大明的后宫不得干政,这是太祖时期所制定的规定,故而后宫并没有什么权力。像如今的大明,哪怕皇后的位置一直空悬,似乎亦是没有一丝影响。

只是朱家人的身份终究摆在这里,眼前这位是大明的裕王妃,亦是实质意义上的太子妃,更是接下来庆隆朝的皇后。

正是如此,林晧然对这位没有权势的裕王妃没有丝毫的轻视之心,保持着一份恭谨的态度。

檀香袅袅,屋内充斥着一股芳香。

珠帘后面的椅子坐着一位衣着华贵的年轻女子,年仅二十多岁的模样,生得一张精致的面容,一双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般,整个人透露着几分的高贵和妩媚。

她饶有兴致地望着珠帘外的林晧然,声音显得很是悦耳,微笑着回应道:“林尚书无须多礼,请坐吧!”

“谢王妃!”林晧然听到这个声音竟然有几分熟悉的感觉,不过早已经做到喜怒不形于色,则是不着痕迹地拱手道。

礼毕,他正要到旁边的座位跟着吴秋雨一起并坐,陈王妃突然提出一个请求道:“林尚书,能否将你的手掌摊开给我瞧一瞧吗?”

咦?

吴秋雨听到裕王妃提出这个莫名其妙的要求,则是不由得诧异地望向珠帘后面的陈王妃,不知道她唱的是哪一出。

林晧然先是微微一愣,但还是微微低着头摊开了白皙的手掌道:“王妃,请看!”

珠帘被一名宫女揪开少许,随后陈王妃悦耳的声音传出来道:“咦?你这手上可不见什么茧子啊?莫非平常骗我不成?”

“我妹妹从不撒谎,却不知王妃指的是何事呢?”林晧然担心陈王妃误会自家的妹妹,显得一本正经地询问道。

陈王妃已然没有生气的意思,而是带着一丝笑意地解释道:“听闻林尚书当年为了生计,平常妹子在田间放牛,而你这个哥哥则上山砍柴,却不知可有此事?”

吴秋雨听着提起这段往事,显得既是心疼又是自豪地抬头望向了自家相公。

“臣出身贫寒,确实是我妹妹放牛,臣亦是上山砍过柴火卖钱!”林晧然认真地解释,旋即进行补充道:“至于为何手中不见茧子,怕是这么多年不握刀,故而手茧早已经化去了,绝非是我妹妹欺骗于王妃!”

由于后宫不得干政的原因,他其实可以不用满足这位王妃的好奇心。只是这位终究是将来的皇后?如果能够一直持续好关系?那么将来是利大于弊。

陈王妃仿佛对他的事情了如指掌般,却是戏谑地说道:“林尚书?你多年不握刀?此言怕是不实?据我所知,你前阵子还拿着菜刀下厨呢!”

吴秋雨发现林晧然的目光望过来?却是轻轻地摇头,示意并不是她透露出去的。

林晧然知道这个消息能够传到陈王妃的耳中?恐怕还是源于那个直肠子的野丫头?显得窘迫地拱手道:“让王妃笑话了!”

“平常当年在街中相助于我,我跟她可谓是一见如故,这些年亦得她多得她跟我书信往来,令到我的日子才不至于了无生趣。既然你是她的哥哥?亦是无须跟我过度生分才是!”陈王妃显得颇为亲切地说道。

林晧然跟着陈王妃隔着一道珠帘?并不能结合表神却揣测这位陈王妃,不能判断她确实是自来熟的性子,还是藏着一份野心,便是微笑着拱手道:“王妃乃千金之躯,臣万万不敢高攀!”

“何来高攀之言?我不过是一个无依无靠的王妃罢了!”陈王妃的眼睫毛微微下垂?显得自嘲地回应道。

虽然她贵为王妃,但奈何没有生育?而今的嫡长孙是由侧妃李氏所出。哪怕她将来做了皇后,亦是一个摆设罢了。

反观当下的林家?跟自己的年纪相差并不多,已然是从一品的户部尚书。

林晧然显得谨慎地划清界限地道:“王妃切勿妄自菲薄?王妃亦天下万民的王妃?臣等定殚精竭虑效忠于朱家!”

哎……

陈王妃听出了林晧然的疏远之意?心里亦是暗暗地叹了一声,便是给旁边的宫女递一个眼色道:“此次我除了过来看一看秋雨妹妹,亦是受王爷的叮嘱,给你送一件礼物!”

在说话间,宫女端出了一个托盘,却见上面毅然放着一块玉佩。

陈王妃看到宫女将东西端到了林晧然的面前,便又是进行解释道:“这是王爷时常佩带的美玉,今日便赠予你了!”

“有赖王爷厚赐,臣却之不恭了!”林晧然深知这个玉佩蕴含着深意,装着感动地回应道。

虽然他很早便知道裕王将来会继承大统,但他比裕王还要小上几岁,却是没有道理成为人家老师的道理。亦是如此,他将目光放到了裕王的后宫之中,而“夫人外交”无疑是最为合适的方式。

在经过这么多年的经营,特别是他林家持续不断地给予两位王妃进行馈赠,已然是在今日得到了一点回报。

虽然他在接下来的隆庆朝不会像高拱那般拥有那么厚实的政治资本,但这一份交情亦不算太差,有利于他在隆庆朝继续发光发热。

事情已经完毕,林晧然则是避嫌地退了下去。

陈王妃跟吴秋雨是经常能相见,跟着吴秋雨说了几句话,便是告辞离开了,直接返回王府街上那座越发有威严的裕王府。

随着景王去世,加上嘉靖的病情一直不见康愈,令到越来越多的势力已经开始悄悄地为新朝进行布局了。

亦是这个原因,吏部左侍郎高拱在北系的地位越发显赫,而徐阶则是通过张居正不断地拉近双方的关系。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裕王离登基不会太远了,但谁都知道当今皇上是一个无情的君主,却是谁都不敢冒险上疏请册封裕王为太子。

触怒皇上必死,已然是大明官员的一个共识,却是没有人跟触皇上的龙须。

正是如此,嘉靖四十五年春节假期似乎要更忙碌一些,官员不仅为着新年的斗争做好准备,而且悄然地筹谋着新朝的位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