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武侠仙侠 烂柯棋缘

第822章 武中圣者

烂柯棋缘 真费事 6228 2020-11-17 20:47

  

  这一声“定”虽然柔美动听,但却是一道可怕的催命符,这一刻马妖只感觉周身上下不论是体魄还是元神都在刹那间僵化,就连眼珠子都动弹不得,只有意识陷入无限恐怖。

让马妖觉得恐怖的并不是和三个武者战斗中途无法动弹,而是恐惧于竟然有一个道行莫测的高人就在这人畜国内,并且绝对是正道中人。

马妖好歹也是一个大妖,常常在老牛面前吹嘘自己深受纹眼妖王器重,但一个“定”字之后,居然连周身妖力到不听使唤。

‘在哪?就在这群凡人之中吗……’

不过马妖很快就没办法思考高人不高人的事情了,他是中了定身法,但左无极、燕飞和陆乘风没有,别人三人不知道马妖出事了,就算知道,岂会跟一个要吃了他们的妖怪讲什么武德?

左无极持棍上前,判断好妖怪冲下来的落点,哪怕因为妖气看不真切,也在即将接触的一瞬间脚下挪移,踏碎了半块青石,使得身子刹那横移三步,竟然成功错开了妖怪的冲击。

躲开了?机会!

“喝——”

怒喝声中,左无极罡气如虹,持扁杖猛然横扫,狠狠打在妖怪左侧脸颊和耳朵上,也是同一刹那,燕飞的木剑也在另一边到达,一剑点在马妖的右耳,同时陆乘风掌刀劈落,打在了马妖头顶,正是之前被左无极扁杖打中过的地方。

“砰……”“噗……”“轰……”

前两声不分先后,后一声则砸得马妖再一次以头抢地,轰击在地面上。

“轰……”

青石板不断碎裂,马妖只觉得脑袋既痛苦又昏昏沉沉,但砸在地面上之后身上的那种可怕的束缚居然消失了。

“吼——”

管他高人在哪,先宰了这三个武者!

一声咆哮带起狂风,将一击得手准备变招的左无极三人逼退,身子不断朝后滑动,三四步才稳住身形,而马妖已经在这一刻再次冲向左无极。

威胁程度而言,左无极最大,其次是那个用木剑的,再后才是陆乘风,可怕的妖力直接凝聚成型,化为一片幽光斩向左无极,只是在这一刻,马妖耳中再次传来刚才的那种女声。

“定。”

身体元神再次僵化?自然也无法稳住妖力,空有唬人的压迫感?但那一道幽光却失去了本该有的威力,更没了必中对方的操控力。

只不过在左无极看来,那幽光依然十分可怖?身法一转,差之毫厘躲过?然后扁杖杵地一弹?跳起后再次避过扑来的妖怪,然后扣肘而下,狠狠打在妖怪脑后脖颈处。

“砰……”

一击得手左无极立刻在妖怪身上蹬腿退开,而那妖怪也踉跄了几步才稳住身形。

此时的马妖双目淌血,双耳更是流血如注?一张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失心疯般茫然四顾?连妖气都弱了下来?落魄狼狈的样子看在所有人眼中。

“师父,他受伤不轻?除掉他!受死——”

左无极一声咆哮,如雷的嗓音将马妖吼得回了神,看着三个武者攻来?马妖脸色再次狰狞,和三人斗在一处。

大地在震动,一辆辆板车在崩碎,附近的房屋不断因为这场战斗的波及而倒塌。

所有人和妖怪都看得出来,三个武者越战越勇,每一次攻击带起的呼啸声也越来越骇人,而那之前吓得所有人几乎不敢喘气的妖怪,似乎……处在下风!

痛!痛苦!愤怒!疯狂!心悸!恐惧……

前半段战斗,马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而后半段,即便那种束缚身体的诡异力出得少了,可他依然说不出话来,自身被三个武者击中太多次,而他们的攻击越来越令他痛苦,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必须集中全部精神应对,每一招都不能轻易再接,甚至竟是不能也没有机会现出原形。

照理来说,以他的体魄,三个武者应该破不了他的皮才对,照理来说,对方也被他击中过几次,以凡人的身躯应该擦着就死了才对,照理来说真气应该无法抗衡妖气侵蚀才对……

可这一切都朝着常理之外的方向发展,三个武者身上隐隐有一层可怕的罡煞之气浮现,即便被妖怪击中,也能在血光乍现中强忍着痛苦继续同妖怪搏斗。

‘能赢!’

“我们能赢!”

生而为人,身为武者的骄傲,生还的希望,以及更重要的——武道突破的强烈感觉,全都刺激着左无极、燕飞和陆乘风拼力抗争。

同时燕飞和陆乘风自知伤势过重无法对妖怪造成致命伤,所以也不惜一切代价为左无极创造机会,哪怕是用命去搏,残酷的搏杀持续百招......

“呀啊——死——”

呜……

扁杖带着可怕的呼啸,凝聚着左无极此生功力巅峰,带着近乎璀璨血色的罡煞之力,化为令在场妖怪都心悸的可怕一击,狠狠侧扫在马妖脑袋上。

“砰——”

马妖的脑袋在被击中后的一刹那发生肉眼可见的显著形变,随后就犹如一个爆裂的西瓜一般炸开了,无数带着腥臭的血肉炸向四面八方,恐怖的妖气形成一场狂风呼啸的冲击波扫向四周。

“呜……呜……呜……”

呼啸的风声逐渐减弱,妖气开始溃散,所有人的视线也变得越来越清晰。

燕飞和陆乘风瘫软在远处的地上,手捂着不断渗血的新增伤口,看起来出气多进气少,而左无极站立在几乎下陷三尺的战场地面中心,抓着一根已经折断的扁杖不断喘着粗气,近乎赤膊的身体上全是血,有自己的也有妖怪的。

“嗬……嗬……嗬……”

而左无极的三步之外,则站立着一个没有了脑袋的“人”。

这一刻全场针落可闻,下一刻,那没有了脑袋的“人”缓缓倒下。

“砰……”

尸身落地扬起一片尘土,随后身躯不断变化膨胀,最后变成了一匹没有头颅的大马。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尽管已经十分虚弱,但左无极笑容从断断续续到逐渐连贯,从低沉到响亮,笑得越来越疯狂,一双带着赤红血丝却异常明亮的眼睛扫向四周,在那些明显是妖怪的人身上一一停留。

“还有谁,还有谁要上来受死?”

左无极身上的罡煞之气竟然好似那些妖怪的妖气一样升腾而起,并且凝聚不散,带给妖怪们一种可怕的压力和心悸感。

“无极,干,干得好!”“漂亮的一招……”

‘终究是输给了徒弟了……’

除了气势狂野的左无极,全场第最先说话的,还是燕飞和陆乘风这两个当师父,心中感慨的同时,他们眼中充满了欣慰,只觉得这一刻真死了也值得。

“师父!”

左无极抓着扁杖冲向燕飞和陆乘风,只是这一刻,那几个马妖的手下也终于回了神。

“他杀了马统领!”“现在那武者已经是强弩之末,快杀了他!”

“这武者太可怕了,一起上,绝不能让他活着!”

一个个妖物都冲向左无极,令他怒从心起却又无可奈何,到最后今天依然是死期……

只是,这一刻,原本一直沉默一些人却爆发出了压抑许久的激动,吼声从人群各处响起。

“左大侠,我来助你!”“妖怪受死——”

“左大侠,我来帮你!”

“妖怪先过我这关!”

“死又何惧——”“我也要与左大侠并肩一战!”

……

一个个武者,不管武功高低,纷纷窜出来,身法真气鼓动到极点,以绝死的姿态冲向妖怪,或赤手空拳或只是抓起一块青石碎片,随后甚至许许多多的普通百姓也抓起石头往前冲。

哪怕是那些送粮来的麻木原住民,心中都好似有一团火在烧。

人群合力爆发出的气数和旺盛燃烧的人火气好似爆炸般升腾,吓了那些妖怪一跳,但心中十分清楚这些不过是乌合之众,身上妖气倾斜妖法爆发,甚至有化形妖怪对着这么一群平常不正眼瞧一瞧的“人畜”直接现原形。

“这几个武者会名垂青史的!”

计缘身边的老乞丐感叹一声,语气还是那个语气,只不过这会是柔声细语的女子嗓音,听得计缘有些不习惯。

“不止名垂青史这么简单咯!”

计缘笑了一句,背后有一道剑光似水般流出,又犹如一道随风而动的飘带,带着细不可闻的轻鸣扫过在场的妖怪,也扫过全城内外。

下一刻,所有妖气全都溃散,剑光所过之处,妖怪纷纷化为血雾。

人群的激动还没消退,就被这一幕惊得一愣一愣的,但四顾之下却也没发现什么,而计缘三人则已经远离这里,隐匿身形飞到了空中。

“呃,计先生,如今这马妖死了,喽喽也死了一片,那咱们还怎么混到妖魔堆里头去啊?”

老牛挠着头询问一句,计缘视线看着下方的人群,只是随口回答一句。

“这洞天人畜国内也不是什么严密之地,还是能糊弄一下的,且不是有万妖宴嘛,乱一乱也好。”

说话间,计缘和老乞丐已经施法掩盖城中变化,扰乱天机还算不上,却算是隐藏了这边的气息。

在城门前的区域,左无极感知到妖怪气息全都消失,终于支持不住,在周围一片“左大侠”得紧张惊呼中倒了下去。

城头发生的事更是传遍城内凡人之耳,也通过那些原住民带回了家中,左无极在绝死中以“武道之力代圣人教化妖魔畜生”的话也成了名言,更是所有人熟知。

三天之后,城中一处破旧大宅的床上,左无极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随后周围从弱到强,传来一阵阵欣喜若狂的声音。

“武圣醒了!武圣大人醒了!”

“武圣醒过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