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奇幻玄幻 农妻山泉:极品傻妃有点甜

第二百八十三章 发狂

  

  她还没有来得及着手去查那位齐国公府女的事情,自己娘家的事情又来了。

三娘专程来请她回娘家一趟,左右王府没事,明秀没有拒绝的道理,也不想拒绝。

回了明家,才发现家里的气氛很是紧张。

缓缓走进去,只见苗蔓蔓跪在叶子明跟前,似乎在求些什么。

见着明秀,明母像是见着了救星似的,三两步上前拉住她的手,“你总算回来了。”

毕竟不是亲生母女,便是明秀将明母当成了亲母,可到底也是不一样的。

自打上回争吵完过后,明秀对明母的心情便十分的微妙,看着明母拉她的手,一时间竟有些无所适从。

好在她总归很快回过神来,“家里这是怎么回事儿?”

上回回来的时候还有条不紊的,如今怎么乱糟糟的一团?

疑惑的看向沉默的父亲,明秀想要个解答。

明父叹了口气,道:“你大哥要休妻。”

他并不赞同妻子将女儿叫回来的做法,休妻是叶子明的事情,明秀插手做什么?她也插不了手。

已经出嫁的妹妹插手大哥的私事像什么样子?

传出去他们家成什么了?

奈何明母却非常的坚持,他想要阻挡都来不及。

上回明母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说了休妻的事情,但这样的话叶子明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明秀没有想到,这一次他是来真的。

“大哥?”

明秀有点不敢相信,虽然苗蔓蔓确实是做了很多糊涂的事情,但叶子明对她的情谊却不是作假的。

哪怕之前说了种种绝情的话,可到了最后关头,叶子明还是会心软。

可现在,他却好像是认真的?

狐疑的看向叶子明,明秀心里有些不解。

“一个拎不清的妇人,只顾娘家不顾婆家,甚至为了那个不成器的哥哥都不顾小宝这个亲生子,这样的女子,不堪为明氏媳。”

叶子明眼神清明,他没有气糊涂,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看向明秀的时候似乎还带着几分安抚的味道。

如今明秀的想法他多少能猜测出几分。

没再理会家人的劝解,叶子明平淡的眼神落在苗蔓蔓身上,“你死心吧,偷窃、长舌、不孝,你已经犯了七出之条,我要休你并非毫无道理。”

对于这个曾经爱过的妻子,叶子明心中很多的是可惜。

刚进门的时候苗蔓蔓是个非常柔顺的妻子,明理的长嫂,孝顺的媳妇儿,可是她究竟为了什么变成现在的模样?

当真是因为明父明母对明秀的孝顺让她妒忌?还是因为她与她家人的贪婪。

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叶子明对她已经半点情谊也无了。

苗蔓蔓赤红着眼睛,不敢相信的抬头看向这个曾经对她百般怜爱的丈夫,“你不能休我!我为你生了小宝!我是你长子的母亲!”

只看着一点,她便是明家的大功臣,叶子明凭什么休了她?

绝不可以!

叶子明平静的看着她发疯,疯完了之后,一副颓然模样,此时他眼中心里已经没有了半分心疼,“我与你已经过不下去,若你不甘愿被休,便让你家人将你大哥欠下的银钱还来,我愿与你合离,看在你生育小宝的份上,再嫁时我会送上一笔添妆。”

和离是他最后的退步。

虽然这个时候夫妻和离,不明真相的人会将罪责怪罪在丈夫身上,甚至叶子明可能因此娶不上顶顶好的妻子,但那都不重要了。

他已经有了小宝,足够了。

没有长辈压着,叶子明并不需要多子多福。

苗蔓蔓还是说什么都不肯。

她还想要跟叶子明过下去,明家少奶奶的生活已经让她养成了少奶奶脾性,在家生活几天没有丫头伺候都过不下去,何谈被休?

虽然说和离再嫁叶子明会给嫁妆,但出了这样的事情,谁还敢再娶她?

更何况他们家事决计拿不出偿还的银钱的。

听到这里,明秀心头一动,“大哥……”

似乎察觉到她想说什么似的,叶子明扭头看过来,安抚道:“我与她早早便过不下去了,今次的事情不过是个契机罢了。”

转头嘲讽的看向苗蔓蔓,他轻嗤,“一个看透她做事毫无底线的契机。”

其实就算叶子明当真是因为这个要休妻也无可厚非。

一个拿了婆家产业去给娘家填坑的媳妇儿,谁家要的起?谁家会要?

叶子明自认已经忍了苗蔓蔓良多,不想再忍下去。

有他在,有明父明母在,小宝总归是不会受委屈的。

兄妹二人的对话仿佛让苗蔓蔓意识到什么了似的,她骤然抬起头,怨恨的眼神落在明秀身上。

“都怪你,都是你的错!要是我上回上门你就松口了的话,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给苗壮填坑的银钱对于明秀而言或许不算什么,但是对于苗家而言却是致命的。

明秀半点不顾亲戚情谊,一点点银钱都不愿意借她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越想越觉得愤恨,苗蔓蔓红着眼睛,用尽全力朝明秀扑了过去。

见势不妙,蓝双想要阻拦,可苗蔓蔓毕竟是做过农活的人,力气大得很,蓝双的阻拦根本就对苗蔓蔓造成不了什么影响,甚至连脚步都没有停一下,反而使得她越发的发狠。

白鹭想要将明秀拉开,可来不及了。

苗蔓蔓转眼到跟前,她只能将自己做个垫背。

“啊!”

明秀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便被怒极的苗蔓蔓推到,摔在地上。

就这样还不算,只见苗蔓蔓拔下头上的金钗便要朝着明秀捅去。

她过得不好,明秀也别想再做高高在上的摄政王妃!

“住手!”

通红着眼睛,谢湛飞快上前,二话不说便将苗蔓蔓给推开,让她摔了下去。

很快下人也反应过来,将苗蔓蔓给制服了。

“秀儿,你怎么样?”

见明秀脸色苍白,谢湛一下便慌了手脚,想要上前搀扶却不敢。

“疼……”

她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但小腹的坠痛让她觉得十分危险,好像……有什么东西离她而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