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都市小说 返回1998

第125章 没人装死

返回1998 木子心 3717 2020-11-21 14:33

  

  大表姐吴静看了看大家的反应,笑了笑,问徐同道,“对了,小道,你还差多少钱呀?你说个数,看看我们几个能不能给你凑出来,你们说呢?”

最后一句,她问的时候,目光扫过吴长兴、葛良才、谭雅、葛良华和冯青花等人。

吴长兴点点头,含笑掏出烟盒,挨个给葛良才、葛良华、徐同道以及徐同林打烟。

徐同道和徐同林都不抽烟,都摆摆手婉拒。

葛良才和葛良华接过香烟的时候,也都点头。

葛良才:“对,小道你说个数看看!”

葛良华底气不足,只是点头、笑着。

想借的数目,徐同道早就想好了,所以此时他并没有思索,笑道:“最少一万,如果能有两万那就更好了!你们如果能借我一万,我就租两个店面,如果你们能借两万,我就租三个店面,总之,多多益善!”

“还多多益善呢?你以为你是韩信点兵呢?”

谭雅撇了撇嘴,白了徐同道一眼。

怼完徐同道,她看了看吴长兴他们,蹙眉想了想说:“这样吧!我每个月工资也就几百块,多我也拿不出来,我就认领两千吧!剩下的,就看你们几个哥哥、姐姐了,呵呵。”

徐同道连忙道谢。

吴长兴微微低着头抽着烟,暂时没有说话。

葛良才看了看吴长兴,又看了看吴静和他自己身旁的弟弟葛良华,露出微笑,轻声问吴静,“姐,你呢?你打算支援小道多少啊?要不你先说?”

吴静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一直微笑着的徐同道,还有其他人的表情,此时大家都看着她。

吴静有些赧然,嘴角的笑容多了一抹自嘲的意思,“按理说我这个大表姐应该多支援一点的,但我家的情况,你们大概也都知道,我和你们姐夫也没多大本事,还养着个孩子,多我也不敢承诺,你们姐夫也不在这里……这样吧!小道,姐也借你两千,你看行吗?”

“姐,看您说的!两千已经不少了,谢谢!谢谢啊!”

徐同道连忙表示感谢。

葛良才含笑点头,目光又看向吴静身旁的吴长兴,“老大,你呢?你打算支援多少啊?”

吴长兴闻言,笑了笑,抬起头看了看眼葛良才,又看了看葛良才身旁的葛良华和冯青花。

在大家的注视下,吴长兴含笑的目光看向徐同道,感慨地点着头,叹道:“小道,说真的,哥真没想到你能成长得这么快,真的!我印象里,你好像还才上初中呢!没想到……呵,真没想到啊,这眼前只绕了绕,你就长这么大了,每个月挣的都比我这个大哥多得多了,你刚才说最好我们几个哥哥、姐姐能给你凑两万,按理说,我这个做大哥的应该给你拿大头,但……哥我的情况你们也都了解……”

说到这里,吴长兴自嘲一笑,低下头,又叹了口气,“惭愧啊!我以前存的钱,结婚的时候,都花完了不算,还欠了些债,前两年才把债还完,离婚后,我又要一个人养孩子……”

徐同道听得敛去脸上的笑容,理解地抬手拍了拍吴长兴的后背,连连点头,“大哥,我知道!我懂!我都明白,您要是手头不宽裕,那就算了,真不用勉强的,真的!”

重生前,他也结过婚,也离过婚。

所以他很清楚一般男人二十来岁结婚的时候,就是所有存款全部清零的时候,负债就更正常了。

而离婚后……对一个男人的打击,也比失恋严重得多,那种……仿佛内心里的所有斗志,都一下子被人抽空的感觉,就像堕入一个难以醒过来的梦魇之中,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头来,明明理智告诉自己该努力,该好好生活,但整个人就是鼓不起任何斗志,那种状态真的是……能坐着就不想站着,能躺着就不想坐着……

而在这种状态下,工作还能做得多好呢?

还能挣到多少钱?

听徐同道这么安慰,吴静和葛良才等人也连忙出声安慰吴长兴。

但……

吴长兴却笑着摇头,“不!我也还没困难到那个程度,小道难得有这样一个挣大钱的机会,这老是摆地摊,也确实不是长久之计,像这样的阴雨天,也确实很影响他挣钱,这样!小道,多的……哥也没有,我估计公鸡也没钱支援你,我、我就给你拿四千吧!加上你大姐和小雅的四千,就有八千了。”

说到这里,吴长兴看向葛良才,“良才!你是小道二表哥,你弟弟公鸡咱们就别指望了,剩下的两千,你来出!没问题吧?这样咱们几个,就能给小道凑一万块钱了,你说呢?”

大家都惊讶到了。

刚才听吴长兴的话头,大家都以为吴长兴没什么钱借呢!

没想到他最后竟然说要借四千。

徐同道连忙道谢。

其他人也惊讶地看吴长兴,随即又都看向葛良才。

葛良才端起酒杯向吴长兴敬了一杯,“中啊!那就这么说定了!剩下的两千归我出!”

公鸡葛良华脸皮有点发红,刚刚大表哥吴长兴说不指望他出钱,这让一向好面子的他,脸上有点挂不住。

但……他确实没什么钱,这时候想硬气一回,都没有底气,只能红着脸、低着头端起酒杯,默默喝了一口酒。

那边徐同道已经起身给大家斟酒,一边斟酒一边呼出口气,放松地笑着连声感谢大家,他也没指望公鸡葛良华有钱借给他。

这时候,徐同道也没精力关注葛良华的状态,只有坐在葛良华身边的冯青花频频瞄葛良华的表情。

没人问她能借多少钱,也是!她目前只是葛良华的女朋友,这个身份注定了她今晚过来,就是来凑个人数,混个饭吃的,但此时她把葛良华窘迫的神色看在眼里,她微微咬了咬嘴唇,抿了抿嘴,忽然在桌下伸手过去握住葛良华放在大腿上的左手。

葛良华皱眉扭头看她,却见冯青花对他微微笑了笑,然后抬头对徐同道说,“小道!还有你公鸡表哥和我呢!我们俩虽然手上也不宽裕,但我们两个一起借你两千块,还是可以的!对吧?公鸡?”

最后一句,她是含笑望向葛良华问的。

葛良华愣愣地看着她。

桌上其他人也都讶然望来,包括徐同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