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奇幻玄幻 王爷,太后娘娘有喜了

第142章 鸩毒要命蛊虫毁尸

  

  初桃慢慢道,“谁告诉你们,我的主子,是墨浅裳的?”

那满地的贵妇都愣了愣。

她们骨子里都是高傲的,带着从上而下俯视的尊卑观。

可是在某个人眼中,她们却是实实在在的蝼蚁。

那个人,就是高高在上的帝王。

可以让她们的家族从烈火烹油繁花锦簇,变为累累坟茔无人问津。

“初桃小姐,您让带来的那些死刑犯都带到了。现在让他们过来您看看吗?”

“带过来吧。”

十来个肮脏的,穿着囚服,面貌凶狠的男人被带了下来。

“这、这是要做什么。”

“我的主子从来不是什么大度的人,相反,他锱铢必较。”初桃笑笑地道,“你们都身为我主子信重家族的人,却都出于各自的目的,对主子最心爱的人下手,犯下了我的主子无法原谅的错误,你们真的以为,你们不需要付出代价吗?”

初桃看向那十来个死刑犯,“我们主子,只是要用你们对付墨太后的法子,来对付你们罢了,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你们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啊。”

“当你们对太后娘娘下手的时候,你们就应该想到,总有一天这样的报应,会落在你们的头上!”

所有贵妇都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什么……什么报应?”

墨莹珠脸色苍白,渐渐明白了过来,“我……我对墨浅裳下了药,还让十来个人去侮辱她……”

“你疯了!”在意识到初桃要做什么的时候,景夫人第一个站了出来,“我是大周朝的诰命夫人,我们景家是名门望族,我的儿子景文佑可是立了战功的!你们居然敢这么侮辱我!”

何夫人眸子闪了闪,立刻拉住了景夫人。

“我们……我们没有打算用那种肮脏手段对付墨浅裳,那么对付墨浅裳的是墨莹珠,我们完全蒙在鼓里。”

李夫人道,“我们愿意接受惩罚,但是我们只是策划拐走了墨浅裳,事实和我们无关的……初桃……初桃小姐,求求你,放了我们这一马吧,求求您,不要把不该我们的罪罚全都罚在我们的身上。这一切都是墨莹珠自作主张。”

“你们……观礼之后,就会被喂食蒙汗药,然后扔在你们原本计划将太后娘娘扔去的花街柳巷,至于你们到时候到底是什么结果,就要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初桃冷漠道,“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太后娘娘醒过来。若是太后娘娘有个三长两短,毫无疑问,你们都是要陪葬的。”

贵妇们一个个握紧了拳头,她们相信她们的家人在知道她们失踪后,都会竭尽所能找她们。

只是……被扔到花街柳巷,还是失去神智的状态下,她们难保不会受辱。

可也总比明明白白的被十来个死刑犯糟践了强!

她们中,有些聪明的,已经开始设想自己的退路了。

墨莹珠嗓子发紧,怔怔道,“你的意思是,是要……”

罗氏挡在了墨莹珠的面前,“别动我的莹儿,别动我的莹儿……她还没有嫁人啊,有什么冲着我来!她如果经历了这些,她活不下去的啊。”

“她活不下去,难道,我们太后娘娘就能活下去了么?你也是个母亲,在你眼里,你的女儿是女儿,太后娘娘就不是了吗?”

初桃冷冷道,“如果能活下来,念在你们交出了这封解药,我会考虑放了你们。”

初桃挥袖,转身,走出了地牢。

而那些贵妇们,也噙着泪水,跟随着前来执刑的宫人走了上去。

整个地牢,只剩下了墨莹珠母女。

罗氏本该跟着那些贵妇一起上去吃了安眠药被扔在大街上,虽然不体面,但是到底也是个法子。

而且所有的贵妇都明白,陛下这样把她们扔了,

“我不走……我要陪着我的女儿,你们不许碰我的女儿!”

初桃微微侧首,皱了皱眉,随即点了点头。

地牢的大门重重关上,罗氏陪着墨莹珠,一起看着眼前的十来个死刑犯。

一声声痛苦的求饶声传来。

整整一个时辰之后。

初桃再次掌着灯,走入了地窖。

墨莹珠浑身上下布满了伤痕,抱着衣裳,状态濒临崩溃地大喊大叫着。

而罗氏仿佛被抽走了魂魄,就那么痴痴坐着,她的眼睛已经哭到干涸了。

在有人进来后,罗氏才反应过来,冲到了女儿身边,解开了身上的衣裳,为女儿披上,“我们已经完成了惩罚,我们可以出去了吗?”

墨莹珠的状态糟糕极了,可是仍然如同倔强的蟑螂一样活着,她嗓音嘶哑,满脸疲惫,死死盯着初桃,仿佛随时随地会化成一头饿狼,猛扑上来,将初桃狠狠啃咬至死。

初桃冷冷一笑,“当然不。”

她勾了勾手指。

手下立刻端上来了一碗汤药,还有一个蛊匣。

“这是你们对太后娘娘下的蛊,另外一碗药,是我们用这一个时辰精心熬制出来的药材。墨莹珠,先把蛊虫吃了,相信在这个遍地尸体的地方,很快就会发作,然后……再喝下汤药。”

罗氏正努力地用自己宽大的外裳为女儿遮蔽身体,听到这句话,怔忡了片刻,忽然狂笑。

“你们还在拖延时间!你们不相信我调配的解药?你们还想等我女儿蛊虫发作哈哈哈哈?这就是报应是吗?太后撑不到那个时候了,蛊虫一旦苏醒,就会因为饿而觅食,太后很快就会被吃掉内脏,从内而外,看着是个好好的人,一旦戳破了,太后她的肌肤就会爆出无数的虫子。她腹中的胎儿也会成为蛊虫的食物。”

“放了我们!立刻放了我们!否则,我保证让太后娘娘死!”罗氏道。

“你解药都给了,怎么让太后娘娘死,不要危言耸听。”初桃按下心中的疑虑,“这可和你当时说的不一样,如果太后娘娘的命,真的掌握在你们手里,刚才你们可以威胁我。而不是到现在,我提出对药的质疑后再说出来。你八成是想诈我吧?”

初桃慢慢道,“太后娘娘上花轿的时候,如果蛊虫那么刚猛,你们根本没有必要下鸩毒,八成,蛊虫虽然厉害,却要不了命,鸩毒要命,蛊虫毁尸,是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