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科幻末日 腐烂元年

三百九十二章:情报

腐烂元年 三灵元圣 4985 2020-09-12 09:36

  

  “统领,计划进行的异常顺利,并且我们的人还在Z国北方的K省,发现了龙组的人。”

闻声,男子急忙回应到那老者,看样子生怕自己一个用词不当惹得老者不开心。

“龙组?Z国的那个,散兵游勇的组织?”

老者沉吟一声,有些疑惑的开口问到。

“是的统领,不过现在,龙组的人员已经把K省的一半以上尽数控制。”

“这些组织太多了,不过多多留意一下K省那边的动向。”

“明白了。”

“哎,老了。”

“统领怎么会老呢。”

闻声,年轻男子有些疑惑的开口说道,也不知道是讽刺还是奉承。

“你啊,总有一天也会明白,活着,有时候也是一种折磨。”

说罢,老者转身朝着另一栋建筑走去,而年轻男子还在原地。

扶着下巴,看着逐渐远去的老者背影,不知道在想什么。

然而只是片刻,男子便自嘲一笑,挠了挠后脖颈,跑向了老者身后。

见状,另外几名人类也是急忙跟在了那年轻男子身后。

可谁都没有发现,那年轻男子的后脖颈,一个圆形,类似充电口的孔洞,正在泛着丝丝白光。

与此同时。

H省,X市的学校基地之内。

一架飞驰而来的车辆一个漂移,在荡起一阵雪花之后,刹车停在了基地门口。

‘咔咔!’

“萨府令。”

“府令。”

看到来人,看门的卫士直接打开了铁网门,连检查都没有检查,直接放萨克恭进入了基地。

此刻,脸上带着些许疲惫的萨克恭一路小跑,朝着指挥大楼奔去。

走到办公室门口,连门都没敲,直接推门就走了进去。

前方,摘下面具的伊卡脸上露在外面的胎记和疤痕很是狰狞。

眼看伊卡正在把玩着蝴蝶刀,萨克恭直接搬了把椅子坐在了办公桌的另一侧。

“今天怎么有空来了,是第四五集团搞事情了?”

看到眉宇间带着些许倦意的萨克恭,伊卡到了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推到了萨克恭身前。

“不是,昨天晚上,驻扎在R市的斐卡基地,仓库被焚毁了,斐卡的物资现在已经告罄,可能会狗急了跳墙。”

说罢,萨克恭也没客气,滚烫的茶水直接丢进嘴里,咽了下去。

闻声,伊卡依旧是靠在座椅上,把玩着蝴蝶刀,慢条斯理的开口说道。

“跳吧,小丑而已,再说了,不是还有第一集团顶在R市那边,怎么,他斐卡还能一夜端掉W市的基地?”

话音中充满了藐视与不屑,似乎就在说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一样。

“哎呦woc!要是这么简单我还来找你?”

“嗯?”

似乎也是觉得有点不对劲,伊卡眉头一皱,目光一凝看向萨克恭。

咽了口唾沫,萨克恭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砸吧砸吧嘴,开口说道。

“陈末有个朋友,就那个被q国红名通缉的那个,我记得我和你说过。”

“怎么了?”

“现在是我的人,负责搜集资料和情报。”

“有什么问题?”

“问题大了去了,我只是让他去R市刺探一下斐卡的大致情报,他借着巡检的身份,直接避开了第一集团的追查,进入了R市。”877好书网

“然后呢?”

“然后他不是一个人去的!他拉着陈末一块去的!昨天晚上!他俩人!去了R市!懂么?”

这下,伊卡手中的蝴蝶刀赫然停下,眼睛一眯,倒吸一口凉气,脸部微微抽搐的开口喃喃道。

“你别告诉我,斐卡的仓库,是那俩人烧掉的。”

“对喽!”

‘啪嗒!’

伴随着一声脆响,蝴蝶刀猛然摔落在地上,伊卡的表情。

从开始的迷茫,到后来的不解,再到后来的逐渐变态。

“这,你确定?”

“确定!”

看着面前笃定的萨克恭,伊卡的面色逐渐兴奋,继而开口问到。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你伊卡可以以此为条件,向首脑要求这次不是助攻,而是主攻R市,到时候这个战功又是你的。”

有些无奈的回应一句,萨克恭撇了撇嘴。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终于,伊卡放声大笑了出来,好像无比畅快一般,然而从始至终伊卡似乎都没有问起陈末的安危。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不是这个。”

然而萨克恭的一段话,却是打断了伊卡的笑声。

“怎么?”

“根据情报,陈末那俩人,还从斐卡的基地里救走了人,至少一个,或者更多。”

“然后呢?反正这也不是他第一次救,不是说前段时间他还救过他朋友的母亲。”

“对啊!”

“嗯?”

“对啊!!”

“然后呢?”

此刻,一个暴跳如雷的萨克恭一脸嫌弃的看着面前的伊卡,似乎有点生气,但又无可奈何的扶了扶额头。

“他救他朋友,是他朋友提供了详细的情报,那他从斐卡救的人呢?谁给提供的情报?换句话,谁能了解斐卡的内部构造?还能提供这么精确的情报?”

这下好了,伊卡也终于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面色有严肃的喝了口水。

“这件事情有点混乱啊,你先让我捋一捋。”

长出一口气,伊卡有些凝重的看着同样面色严肃的萨克恭。

“所以说,陈末有可能是斐卡的人?”

终于,伊卡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然而,萨克恭却是一拍额头,有些惆怅的摆了摆手。

“我过来只是告诉你这件事情,至于背后的事情,你自己仔细的想想,不过陈末不可能是斐卡的人这一点可以确定。”

“那你说的情报。”

“很有可能,是有斐卡的细作投诚了陈末,并且这个细作还不简单。”

“细作?怎么可能?”

“对啊!就是因为不可能!议会每个人的底子在暗网都记录的清清楚楚!怎么可能会有细作!”

这件事情似乎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但也并不是没有突破口。

“我已经开始着手调查陈末到底把谁救出来了,只要查到救的谁,那么和那个被救的人有关系的,就有这方面的嫌疑。”

紧接着,萨克恭再度把茶水丢进嘴里,砸吧砸吧嘴,开口,有些严肃的说道。

“呵呵,其他的不用管,帮我起草方案,第二集团主攻R市的方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